订阅本站

文爱 茶联

admin 发表于 2014年6月16日 分类 文爱社区 | 0条评论
茶联:书法与禅茶之调解

茶联是以茶为题材的对联,是茶文明的一种文学艺术兼书法形式的载体。我国各地茶馆、茶楼、茶园、茶亭的门庭或石柱上,往往有这样的对联、匾额。茶中店的对联如:“瑞草抽芽分雀舌,名花采蕊结龙团。”雀舌、龙团都是名茶。。茶馆的对联如:“茶香平地云雾质,水甜幽泉霜雪魂。”赞颂所用茶、水之俱佳。茶联丑化了环境,加强了文明气味,可能鼓动品茗情味。清代出名文人郑板桥,平生写了不少对联,其中有不少茶联佳作,如“素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是为扬州青莲斋所题。罕见的茶额有:“陆羽遗风”、“茗家世珍”、“茶苑”、“香萃堂”等。你看文爱群。当代的茶艺馆也每每以茶联显示文明档次。

茶联的泛起,至迟应在宋代。但目前有记载的,而且数量又角力计算多的,乃是在清代,尤以郑燮为最。清代的郑燮能诗、善画,又懂茶趣,善品茗,他在平生中曾写过许多茶联,如:

白菜青盐更子饭

瓦壶天水菊花茶

墨兰数枝宣德纸

苦茗一杯成化窑

山光扑面因朝雨

江水回头为晚潮

雷文古泉八九个

日铸新茶三两瓯

汲来江水烹新茗

买尽青山当画屏

扫来竹叶烹茶叶

劈碎松根煮菜根

素来名士能评水

自古高僧爱斗茶

楚尾吴头一片青山入座

淮南江北半潭秋水烹茶

我国都市茶楼或茶馆中,都有令人玩味无量的茶联。茶联中最妙趣横生的,要数妙手天成的回文茶联了。某地一茶馆,其茶联云:“趣言能适意,茶品可清心”,事实上文爱。回过去则为:“心清可品茶,意适能言趣。”留神品读,意境非凡,令人耐人寻味,为茶联中的佼佼者。茶联常悬于茶室或茶店,一般着力宣扬茶功茶效,以“广而告之”、招徕顾客。如“香茶分上露,水汲石中泉”,“尘虑一时净,清风两腋生”,“泉香好解相如渴,火候闲评东坡诗”,“松涛烹雪醒诗梦,竹院浮烟荡俗尘”,“捷报捷音一壶春暖,畅谈国事两腋生风”,“九曲夷山采雀舌,一溪死水煮龙团”。在这里,大多以静、雅为主,没有“人生开心须尽欢”的醉态,却有“每临小事有静气”的稳健。

茶联进展到了即日,层出新意,寓以新的形式。例如:

捷报捷音一壶春暖

畅谈国事两腋生风

春满山中采得新芽供客饮

茶销国外赢来蜚誉耀神州

近代名书法家茶联墨迹欣赏

李兆洛(樵水渔山枕流漱石 听香读画吃墨看茶)
张庭济(身健却缘餐饭少诗清都为饮茶多)
吴荣光(酒碗茶瓯具不厌谷云溪鸟尚相依)
吴照(烹茶愍火还温酒 洗研余波又灌花)
任道镕(飞花满屋风无影煮茗当炉雨有声)
郑燮(白沙泉煮穿心罐黄速香烧索耳炉)
洪钧(客去茶甘留舌本 睡余书味在胸中)
盛昱(尝茶看画亦不恶饮酒食肉自得仙)
严修(龙井白泉甘胜乳 昆弦铁拨坐生风)
查士标(茶炊松叶声凝雨诗嚼梅花字亦香)

陈继昌(茶亦醉人何必酒 花能傲雪况于松)

邵曾鉴(熏炉花气朝酲解茶鼎松风午梦回)
沈史云(嫩绿半瓯尝日铸硬黄一卷搨云麾)
姚觐元(游丝萦空白日暖 石鼎烹茶泉味甘)

赵宗抃(阳羡春茶瑶草碧兰陵美酒爵金香)
杨了公(梦醒茶禅霜欺诗鬓露寒铢袪雾湿云鬟)
田庚(图山墨渍西湖雨煮水茶生北润涛)
蒙寿芝(茶烟琴韵蕉雨 梅影梧月松风)

刘彭年(碗茗垆香闲供奉 瓶花盆石小筹备)
夏启瑜(待其酒力醒茶烟歇 可能调素琴阅金经)
在我国,平常有“以茶联谊”的场所,诸如茶馆、茶楼、茶亭、茶座等的门庭或石柱上,茶道、茶礼、茶艺献技的厅堂内,往往可能看到以茶为题材的楹联、对联和匾额,这既丑化了环境,加强文明气味,又鼓动了品茗情味。

茶联常悬于茶店,作招徕顾客广告之用。相传,成都左近的一个地方,相比看。有家茶馆兼酒铺子,老板没有文明,铺子简略单纯,生意自然疏落。后让贤给儿子筹备。青年人脑子灵光,请了位秀才写了幅对联一贴,生意竟然从此畅旺起来。联文是“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倒一碗酒来。”这幅特殊的对联,灵动贴切,有口皆碑,引得人们交口相传,慕名前去观看:领略其中的甘苦:“偷闲”、“作乐”一番,于是乎,这家铺子死去活来,春风再度,生意畅旺。

相传,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有一次外游,离开一座庙中小憩,庙里主事的老道见他衣服质朴,边幅平常,对他格外冷谈,乘隙说了声“坐”!又对道童说“茶”,待苏东坡坐下交谈后,老道方觉得来宾才学过人,来历非凡,又把东坡引至厢房中,客气的说道:“请坐”,对比一下文爱社区。并对道童说:“敬茶”。二人经过深入交谈,老道才知道来客是出名的大诗人苏东坡,马上恨之入骨,即速作揖说道:“请上座”,把东坡让进客厅,并差遣道童:“敬香茶”。苏东坡在客厅暂息瞬息,欲离别老道离去。老道忙请苏东坡题写对联纪念。东坡漠然一笑,挥笔写道:

坐请坐请上坐;
茶敬茶敬香茶。

老道看罢,顿感面红耳赤,惭愧不已。

北京万和楼茶社有一副对联:

茶亦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必花。看着文爱。

上海一壶春茶楼的对联则是

最宜茶梦同圆,海上壶天容小隐;
休得酒家借问,座中春景亦常留。

清代乾隆年间,广东梅县叶新莲曾为茶酒店写过这样一副对联:

为人忙,为己忙,忙里偷闲,吃杯茶去;
谋食苦,谋衣苦,苦中取乐,拿壶酒来。

联语通常易懂,辛酸中有谐趣。

云南大理有个“旷怡村”酒家,要紧是本地名流,那时常有文人雅士集于此,谈诗论画,店主收费迎接顾客。于是有人赠酒家一联,甚是风趣。联云:

爱诗爱文爱画;
赔烟赔酒赔茶。

清末民初,文爱。广州有个大同茶楼,为了招徕顾客,曾出巨资征联,恳求高下联必需嵌入“大”、“同”二字,并具有品茗之意。其时应征者纷繁送上征联,经店主评选,有一副佳作被选:

功德不容易做,大包不容易卖,针鼻铁,薄利只凭微中削;
携子饮茶者多,同父饮茶者少,檐前水,点滴何曾倒转流。

联中奇妙的嵌入“大”、“同”二字,并写有品茗之意,兼谈经商的诀要,故深得店仆人的赞赏。于是将这副联语用良木镌刻,看看

文爱
文爱
悬挂于店门。传说此联挂出后,大同茶楼肩摩毂击,生意畅旺。

传说一百多年前,四川华阳县有个中兴镇,是个水陆码头,交通要道。镇上有一家“兴盛居”茶馆,对面是一家“望月楼”酒楼。某年过年,茶馆老板请本家秀才撰写一联,贴于店门。联曰:

香分花上露;
水吸石中泉。

此联写得很雅致,顾客争先围观,啧啧称赞。酒楼老板见状亦请一秀才给酒楼撰联:

开坛千里醉;
上桌十里香。

重庆嘉陵江茶楼一联,看着文爱。更是立意新奇,构思邃密精美:

楼外是五百里嘉陵,非道子一笔画不出;
胸中有几千年历史,凭卢仝七碗茶引来。

上海自然居茶楼一联,更是匠心独具,顺念倒念都成联,为普遍来宾所喜爱。联云:

客上自然居,看看文爱。竟然地下客;
人来营业来往所,所易交来人。

广东的潮阳海潮古刹有一副独脚联,联云:“吾乡陆羽茶经不列名次之泉”,下联至今未有人对上,可谓一绝。

海潮古刹位于城郊西岩山上,唐代兴修,倚山而立,是粤东地域的名刹。寺仙有一泉井,名字叫“问潮井”。独脚茶联就刻在井台边的一块石碑上。传说这独脚联出自清代,也许是某一日一位才疏学浅的佳人游兴正浓时,喝了用井水冲泡的香茗,败兴而作的。以后慕名前来应对者不少,却没有一人对上。

我国许多旅游圣地,也通常以茶联吸收游客。如五岳衡山望岳门外有一茶联:

红透夕照,如趁余辉停马足;
茶烹死水,须旧日路汲龙泉。

(清)郑燮题焦山自然庵的茶联:

汲来江水烹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

仅仅十四个字,就勾勒出焦山的自然风光,使人吟一联而览焦山风光之感。成都望江楼有一联,为清代何绍基书写,取材于楼,镶嵌得体。真把一个望江楼写活了。联云:

花笺茗碗香千载,
云影波光活一楼。
(清·何绍基)

四川青城山天师洞有一联:

扫来竹叶烹茶叶, 劈碎松根煮菜根。

吟颂这一副出自郑板桥笔下的杰作,犹如看到了山中烹茗煮茶的的张天师,过着穷苦的田园生活。学会文爱群。

用对联赞隽誉茶,为名茶扬名更是匠心独运,不似广告却胜似广告。“水汲龙脑液,茶烹雀舌春”。这副出自明代童汉臣的茶联,一直宣传至今。“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仅仅10个字,把品德优异的蒙山茶维妙维肖。

欣赏一副副奇妙的茶联,就象喝一杯龙井香茶那样甘醇,文爱。耐人寻味,它使你生活中有形中多了几分诗意和文明的颜色,它能充足你的生活,使你增添无穷的情味。

竹无俗韵,茗有奇香。

人们常说竹解心虚,茶性平淡,竹被视为刚直傲慢的正人。异样诗人们也说“茶有正人道”,茶总是和精行俭德之人相类比。正因如此,茶竹结缘。

竹雨松风琴韵,茶烟梧月书声。

此联为清代名士溥山所题。作者是画家,也是诗人。对比一下文爱。此联恰是一幅素描风景名画,潇潇竹雨,阵阵松风,在这样的环境中调琴煮茗,读书赏月,确凿是无边风光的雅事。将此联与任何一幅山川煮茗图相配都是不俗的。

秋夜凉风夏时雨,石上清泉竹里茶。

秋夜凉风,夏时阵雨,其清爽,其舒逸,有何能比?松涛围绕,竹林婆娑,唯此境隔竹支灶,听风声水声,始可与夏雨秋风相配。

竹荫遮几琴易韵,对比一下文爱社区。茶烟透窗魂生香。

园中置几案,扶瑶琴,隔窗有侍童烹茶,茶烟透窗,为墨增香。竹生水畔,荷香暗动,月上中天,你看茶联。影落荷池,其情其景让人顿生隔世之意。

杭州的“茶人之家”在正门门柱上,悬有一副茶联:

一杯春露暂留客
两腋清风几欲仙

联中既道明了以茶留客,又说出了用茶清心和漂漂欲仙之感。进得前厅出院,在会客室的门前木柱上,又挂有一联:

得与天下同其乐
不可一日无此君

这副茶联,并无“茶”字。但一看便知,它道出了人们对茶叶的配合快乐喜爱,以及仆人“以茶会友”的热切感情。使人读来,大有“此地无茶胜有茶”之感。在罗列室的门庭上,又有另一联道:

龙团雀舌香自幽谷
鼎彝玉盏灿若烟霞

联中措辞蕴藉,点出了名茶,名具,使人未尝涉猎,。已有如入宝山之感。

杭州西湖龙井处有一名叫“秀翠堂”的茶堂,门前挂有一幅茶联:

泉从石出情宜冽
茶自峰生味更圆

该联把龙井所特有的茶、泉、情、味点化其中,其妙非常。

扬州有一家富春茶社的茶联也很有特性,婉言:

佳肴无肉亦可
雅淡离我难成

福建泉州市有一家小而雅的茶室,其茶联这样写道:

小天地大场所让我一席
论豪杰谈古今喝它几杯

此联高下纵横,谈古论今,既朴实,又实际,令人叫绝。

福州南门外的茶亭悬挂一联:

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苦闷
来仓卒去仓卒饮茶几杯各西东

该联通常易懂,一语道破,教人恬澹名利,熏陶情操。

北京前门“北京大茶馆”的门楼两旁挂有这样一副对联:

大碗茶广交九州宾客
老二分贡献一片丹心

这不但描写了茶馆“以茶联谊”的本质,而且还进一步解释茶馆的筹备主张。

贵阳市图云关茶亭有一副茶联:学习茶联。

两脚不离小道吃紧关头需要认清岔道
一亭俯着群山站高气象自然赶上古人

既明白如话,又激人奋进。

旧时广东羊城出名的茶楼“陶陶居”,店主为了扩张影响,罗致生意,用“陶”字分离为上联和下联的起首,出重金征茶联一副。到底作成茶联一副。联曰:

陶潜喜饮易牙喜烹饮烹有度
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无遗

这里用了四私人名,即陶潜、易牙、陶侃和夏禹﹔又用了四个典故,即陶潜喜饮,易牙喜烹,陶侃惜分和夏禹惜寸,不但把“陶陶”两字分离嵌于每句之首,使人看起来自然、贯通,而且还奇妙地把茶楼饮茶技艺和筹备特性,恰如其分地披露进去,应当如此地遭到店主和茶人的接待和传诵。

蜀地早年有家茶馆,兼营酒业,但因筹备不善,生意平淡。厥后,店主请一位本地佳人撰写了一副茶酒联,镌刻大门两边: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倒一杯酒来

此联对追名求利者不但未加褒贬,反而劝人要呵护身体,潇洒人生,让人颇多感悟,既特殊又贴切,有口皆碑,人们交口相传。

最风趣的只怕要数这样一副回文茶联了,联文曰:

趣言能适意
茶品可清心

倒读则成为:

意适能言趣
心清可品茶

前后对照意境非同,文采娱人,别具情味,不失为茶亭联中的佼佼者。

茶联还有一些小故事。

相传梁启超幼年时聪明过人,你知道文爱。才思敏捷,对句尤是拿手好戏,被本地人称为“神童”。一日,来了位来宾,手捧香茗,细啜慢漱,有心考考梁启超,遂用手指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下:“饮茶龙下水”的上联,末了一个字刚刚写完,小启超就毫不观望地指着桌上的字,张口应出下联:“写字狗扒田”。周围围观人们捧腹大笑。来宾十分难堪,却又能干为力,由于他的字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虽为戏言,但童心观物,倒也天趣自然。

还有一副茶联,出于抗战时期重庆某茶馆。联文为:

空袭无常贵客茶资先付,
官方有令国防秘密休谈。

寥寥数语,你知道文爱社区吧。平铺直叙,感伤时局,却见真情,隐刺官家,令人啼笑不得,荡荡民气,尽在言外。

几十年前,在西安莲湖公园上泛起一个“奇园茶社”,门上贴着一副对联:

奇乎? 不奇,不奇亦奇!
园耶? 是园,是园非园!

高下联第一字把“奇园”二字分离嵌入,别至有味,不过其时人们只知是一副趣联,却不通晓其中的真意。直到厥后,报纸披露该茶社原是西安公开党的一个秘密交通站,人们才明白“不奇亦奇,是园非园”微妙。

绍兴驻跸岭茶亭曾挂过这样一副对联:

一掬甘泉好把清凉洗热客,
两端岭路须将危机告行人。

联中措施辞蕴藉,寓意深切,既表达甘泉佳茗给路人带来一丝幽香,又道出人生旅途的几分艰险。

茶联进展到了即日,就层出新意,寓以新的形式。例如:

捷报捷音一壶春暖,
畅谈国事两腋生风。

春满山中采得新芽供客饮,
茶销国外赢来蜚誉耀神州。

古今茶联数见不鲜,听听文爱社区。细读咀嚼,确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下列茶联就是如此:

松涛烹雪醒诗梦;
竹院浮烟荡俗尘。

尘滤一时净;
清风两腋生。

采向雨前,烹宜竹里;
经翻陆羽,歌记卢仝。

泉香好解相如渴;
火候闲平东坡诗。

龙井泉多奇味;
武夷茶发异香。

九曲夷山采雀舌;
一溪死水煮龙团。

春共山中采;
香宜竹里煎。

雀舌未经三月雨;
龙芽新占一枝春。你知道文爱。

竹粉含新意;
松风寄逸情。

瑞草抽芽分雀舌;
名花采蕊结龙团。

陆羽谱经卢仝解渴;
武夷选品顾渚分香。

素雅为佳松竹绿;
幽淡最奇芝兰香。

幽借山巅云雾质;
香凭崖畔芝兰魂。

翠叶烟腾冰碗碧;
绿芽光照玉瓯青。

吸烟无害,花钱买病;
饮茶无益,醒脑提神。

送水送茶,亲密备至;
问长问短,漠不眷注。文爱群。

诗写梅花月;
茶煎谷雨春。

小天地,大场事,让我一席;
论豪杰,谈古今,喝它几杯。

独携地下小团月,
来试红尘第二泉。

四大皆空,坐瞬息无分尔我;
两端是路,吃一盏各自东西。

从哪里来,想知道茶联。劳顿碌带身尘土;
到这厢去,闲坐坐喝碗香茶。

玉碗光含仙掌露;
金芽香带玉溪云。

歇一歇消消暑气;
喝二杯品品香茗。

此处有家园风月;
举杯是故乡人情。

佳肴无肉亦可佳;
雅淡离我尚难雅。

花间渴想相如露;
竹下闲参陆羽经。

细品幽香趣更清;
屡尝浓酽情愈浓。

熏心只觉浓如酒;
进口方知气胜兰。

茶香平地云雾质;
水甜幽泉霜雪魂。

龙井茶香飘宇高;
虎跑水溢满寰瀛。

南峰紫笋来仙品; 北苑春芽快客谈。
为爱幽香频入座; 欣同知己细淡心。想知道文爱群。

来不招去不辞礼仪不拘;
烟自奉茶自酌悠游自得。

四方来客坐一阵无分你我;
两端有路喝二杯各自东西。

客至心常热;
人走茶不凉。

清泉烹雀舌;死水煮龙团。
玉盏霞生液;金瓯雪泛花。

闲情常品茗;
豪气快登楼。

美不美家园水;
香不香故园茶。

处处通途,何去何从,求两餐分清邪正;
井井有条,谁宾谁主? 吃一碗各自东西。

竹雨松风蕉叶影,
茶烟琴韵读书声。

为善读书是安乐法,
种竹植茶是明妙心。

一帘春影云拖地,
夜阑茶声月在天。

石鼎煎香俗物尽洗,
松涛烹雪诗梦初灵。

新安人杰地灵,传古阁牌坊,一曲徽腔成绝响;
黄山物华天宝,献屯绿祁红,三杯猴魁余雅兴。文爱。

聆妙曲,品佳茗, 金盘盛甘露,缥缈红尘仙境;
观古俗,赏绝艺, 瑶琴奏流水,悠游世外桃源。

小住为佳,且吃了赵州茶去;
曰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

南南北北,总须历此关头,且望断铁门限, 备夏水冬汤,应接过去当前异日三世诸佛, 上天下地;
东东西西,那许瞒了脚跟,试竖起金刚拳,文爱。 击晨钟暮鼓,唤醒眼耳鼻舌情意六道众生, 吃饭穿衣。

山静无音水自喻,
茗因有泉味更香。

青山似欲留人住,
香茗何妨为客尝。

红透夕照,好趁余辉停马足;
茶烹死水,须旧日路汲龙泉。

世间重担实难挑,菱角凹中, 也好息肩聊坐凳;
天下长途不易走,相比看文爱社区吧。梅花岭上, 何妨歇脚品斟茶。

举杯互敬屠苏酒;
散席分尝成功茶。

煮沸三江水;
同饮五岳茶。

虽无扬子江中水;
却有蒙山顶上茶。

拣茶为款同心友;
筑室因藏善本书。

三楚远来肩且息;
六安前去味先尝。

天下几人闲,问杯茗待谁,消磨半日?
洞中一佛大,有池荷招我,来证三生!

买丝客去休浇酒;
[食胡]饼人来且吃茶。

品泉茶三口白水;
竹仙寺两个山人。

济人茶水行便当;
悟道庵门洗俗尘。

来为利,去为名,百年岁月无多, 到此且留瞬息;
西有湖,东有畈,八里程途尚远,文爱群。 劝君更尽一杯。

斗酒恣欢,方向骚人正妙述;
杯茶泛碧,庵前过客暂停车。

鹿鸣饮宴,迎我佳客;
阁下请坐,喝杯清茶。

顺手烹茗化白鹤;
绿地垂柳钓青钱。

家常便饭好些茶,这个福老夫享了;
齐家治国平天下,此等事儿曹任之。

扫来竹叶烹茶叶;
劈碎松根煮菜根。

兰芽雀舌今之贵;
凤饼龙团古所珍。

尘虑一时净,清风两腋生。
凝成云雾顶,瓢出晨露香。

春其山中采,
香宜竹里煎。

客到座中宜数碗,
水是红尘第一泉。

只缘幽香成清趣,
全因浓酽有浓情。

摆开八仙桌,
招徕十六方。

菜在街面摊卖,
茶在壶中吐香。

四海咸来不速客,
一堂相聚知音人。

看水浒想喝大碗酒,
读红楼举杯思品茶。

处处通途,何去何从? 求两餐,分清邪正;
井井有条,谁宾谁主? 吃一碗,各自西东。

识得此中味道,
觅得无上清凉。

忙什么,吃我这雀舌茶百文一碗;
走哪里,听他摆龙门阵再饮三盏。

煮沸三江水,
同饮五岳茶。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吃杯茶去。
谋食苦谋衣苦苦中作乐,拿杆烟来。

制出月华圆羞镜,
切来云片薄如罗。

瑞草抽芽分雀舌,
名花采蕊结龙团。

扫雪应凭陶学士,
辨泉犹待陆仙人。

攀桂天高亿八百孤寒到此莫忘修士苦,
煎茶地胜看五千文字个中谁是谪仙才。

[使用Ctrl+回车快速提交]